[台中] 覓食|目覺咖啡三店,庭院X北歐X老屋的早午餐

我去過目覺二店!
那次是第一次去目覺。除了喜歡他的早午餐更喜歡空間。

身為台中的居民真好啊~就算是深藏在巷弄的店面也可以全室日光。
轉個彎,推開門,店內的寬闊高挑總是會令人驚呼。




目覺三店也是這樣的。只是這次更運用老式建築全屋翻修,加上庭院草皮與二樓露台,
開放式廚房在一樓就可以看的見師傅製作糕點,驚喜萬分的室內空間,下一個轉角又是一個座位。
真是太過分了啊,真希望台北也可以出現這樣的店。

精誠路以前經過過,但不知道路旁延伸的精誠"n"街裏頭,藏了這麼多非常漂亮的獨棟老屋。
有的老屋仍然有屋主住著,有些老屋改造成民宿、咖啡館、托兒所,非常peace的和老屋居民在這些巷弄中生活著。
目覺三店就隱身在精誠七街的其中一棟老屋裡頭。


兩層樓的建築,外牆是木條飾板,綠色的草皮用石子繪出小徑,旁邊就是另一戶人家!(坐在二樓用餐可以直接看到別家的陽台 哈)

入口的左邊是一面超大的玻璃門,裏頭就是目覺的廚房。
不知是否為了門面(?)我和好友都覺得他們請了型男廚師!


整~面的玻璃可以完全推開,室內與室外的空間就可以連接在一起了。在半開放空間裏頭做料理,真的是許多主婦的夢想啊。(此時出現的女性似乎是鄰居)


穿過庭院走進門前,清透的大玻璃窗在眼前展開,隱約可以看到室內的座位是白色與木頭為主,9點開門的目覺,不到一會室內已經坐滿了前來品嘗早午餐的人們。


站在通往二樓的階梯上向下看,左手邊是吧檯,右邊是一張share的大餐桌,除此之外還有always坐滿人的等待區,與窗外引頸期盼想要進來的人們。

一樓顯然已經沒有地方坐了,幸虧目覺三店是一棟雙層樓的老房子,也許樓上還能找到讓我們坐會好好吃個早餐聊個天的好位子。



二樓是個別有洞天的空間,走上樓梯後才發現是另一片不同於白色基調的風景。保留老屋的樑柱,並且巧妙的用通透的玻璃與陽台,把室內外的座位連成一氣。

二樓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個大陽台及一個小陽台,而室內的空間也非常寬廣,在洗手間的外面也放了一棵樹(!),拉門後面的空間似乎是店員專用(?)

幸虧一樓沒位子才有機會坐在二樓!




二樓的主軸是張適合全家聚餐的大桌子,搭配上背後一整面書牆,感覺就像在家裡一樣自在舒服。要說,我跟好友妮可都非常喜歡書牆裏頭的書!
如果可以坐著吃早午餐,就留下來看本書再走,這感覺也太棒了!突然真的羨慕起在台中生活的人了啊...




今天是一個晴朗的周六,雖然室內看起來被某大家族早午餐聚會佔據了(sad),但我們也有幸可以坐在舒適的小陽台!
只用鐵件與木條作為外牆,讓陽台的視野可以直接觀望一樓的草皮。目前陽台有兩組桌椅,很幸運的只有我們這組客人,因此我們可以霸佔整個陽台,享受和暖的光線與窸窣的風聲。





好不容易settle down之後,早午餐也很適時的送來了!首先是手打的葡萄汁。
和一般的市售葡萄汁不同,新鮮現打的葡萄原汁,略帶濃郁的口感,卻一點都不紮舌。
因為是整串下去打的汁,裏頭還可以看到一些些葡萄籽。


接著是主角明太子軟法!
也許我從來都沒有講過,但我個人是個明太子迷。自從國小第一次去日本,吃了明太子義大利麵之後,就愛上直到現在。
明太子的份量給的厚實,上面撒上海苔又多了點和風,服務生一拿近盤子,烘焙食物獨有的穀物焦香就瀰漫了陽台。


我吃過許多種不同口味的明太子,目覺的明太子是其中口味十分香濃的,而且鹹度適中,搭配軟法一口咬下,可以清楚看見明太子塗抹的厚度其實非常紮實。一直吃到最後一口,嘴裡都還是滿滿的鱈魚卵新鮮滋味。



當然附餐也不是省油的燈,和風豆腐沙拉可以說是我特別喜歡的一項。
與水果沙拉的甜味不同,充滿飽足感的嫩豆腐搭配上蔬菜組合,淋上和風醬已經是一道完整的菜餚了,只能說爽脆的口感非常適合坐在陽台品嘗(笑)


德式水煮香腸非常脆而且多汁,加上軟嫩的炒蛋,其實這一整份早餐(葡萄汁+明太子軟法+和風豆腐沙拉+炒蛋香腸)可以讓一個普通胃的女孩飽到下午。


飽餐之後就是閒晃探險的時光,二樓右側的大陽台上有著清水模打造的大桌子,8人座位在晴天的時候據說是搶手的熱門位子。


目覺三店的二樓半露天座位可以說是非常的優秀,擁有自己的一片景,又可以適當地和室內的熱鬧氣氛稍微隔離,應該會是下次來的心頭首選。

約莫到了下午時分,早午餐的熱潮已經慢慢退散,一樓恢復疏鬆,目覺回到了原本該提供給客人的清閒空間氣氛。


大家還記得一樓有個玻璃門可以整個推開的廚房嗎?
在一樓的牆邊座位,可以直接偷看廚房裡的帥哥廚師在煮什麼好料!


另外附帶一提,牆邊座位的草編蒲團(?)非常好坐!
從這個角落可以望向吧檯,看著人來人往,又能打發好一段時間了。




也許對都市的人來說,可以擁有一點小自然與小草皮,甚至一些發呆的時間,就等同於奢侈了。
這樣的需求在台北似乎很多,也許到了台中,這個願望在目覺可以輕鬆地被實現。

熱門文章